dove.

咕咕.

贝加尔湖不说再见

我配和神仙当姐妹吗,我不配。(哭辽)

秦陵仙君:

我是bgm


点击收看父母爱情




后记:


这篇写的比较划水,剧情很多也一笔带过。当时斑老师给我建议说是让我分上下发,后来因为不想做第二次排版就一次性发完了。




可能会有剧情非常不通畅的地方,简单讲一下。整个就是一个老套的破镜重圆梗,一开始是两年后果然的四个在拍摄《贝加尔湖说再见》。




二当中是一些过去的回忆,主要讲锐和果然解约的事。二的结尾部分可能讲的不是很清楚,其实整篇看下来就可以知道锐是为了小星不被从组合里挤出去自己说要走的。当时小星是想要跟着锐一起走的,可是听到他说“走哪条路不是走”就觉得他是奔着更好的机会走了,就把组合撇下了。




三当中写两年后两个人再次相遇,小星心里还是有个疙瘩,所以会对锐忽冷忽热(?)但其实星是傲娇星,还是很在乎锐的。




四是小花晕倒那趴,经纪打电话过来说别让锐崽跟着去,小星误会锐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两个人有点矛盾。




五就是淘汰,六就是决赛,七是嘉年华,小花把所以的事情都说了(顺便说一句当时三里面小花都要说出来了,其实是锐不让说就没说),然后两个人就破镜重圆。




动笔的时候没安排公告牌,我的锅。




没什么更多的想说,两个宝贝一起走花路吧。 



    歌者拗哭,兴亡满目,转身莫问荣辱。输不过输尘世抔土,杀伐战戮不如将山河付诸。
  天下风云出,待我辈仗剑,俯仰于天地之间。

  剑气荡寒秋,我江湖作浪游。

ol江湖paro,十一开戏,微审。
p1二维码,p2门派表
求大家给秋水阁招生办一点业绩吧

恭候诸位神仙前来扎堆。
 

    歌者拗哭,兴亡满目,转身莫问荣辱。输不过输尘世抔土,杀伐战戮不如将山河付诸。
  天下风云出,待我辈仗剑,俯仰于天地之间。

  剑气荡寒秋,我江湖作浪游。

ol江湖paro,十一开戏,微审。
p1二维码,p2门派表
给我岳哥求个靓丽灵超鹅

恭候诸位神仙前来扎堆。
 

想重新改一下上海单恋那一篇。

救救孩子吧

woaini:

沉了好久的群,救一下吧,空皮多随意选择,日常骚话赌博吧,喜欢玩点什么都成

不更新

我是鸽手

就是凭的这张脸:

一首不更新送给大家。


——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拖更一星期,都要说声对不起
wordword看看我,我的更新在哪里
更新,我要更新,我要变成打字机
为了变成日更狗,天天不敢打游戏
为了日更两千字,熬夜熬成迷糊精
天生拖延难自弃,反正我都不更新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打字机


快更新快更新更新
快更新快更新更新


更新是我的天敌!


我就打死不更新!


拜拜记事本,各种码字APP
word便签备忘录
关掉关掉别客气
拜拜wps,戒掉脑洞戒更新
沙发外卖打游戏,熬夜不是为更新
来来快更新,私信催更不要停
更新脑洞在哪里,手机电脑APP
来来别更新,撩妹火锅打游戏
wrod便签都关闭,不够一周不更新


奇了怪了,开始时候明明是粉丝说,更新才会有热度,得相信
直到两千字发出去了都还没提醒
原来写的出没热度更糟心
希望 通知 是99+的
粉丝 给热度的
不如拖更没在怕的 努努力
别让日更新日日更新 支配你
不满一周不更新


更新是我的天敌!


拜拜记事本,各种码字APP
word便签备忘录
关掉关掉别客气
拜拜wps,戒掉脑洞戒更新
沙发外卖打游戏,熬夜不是为更新
来来快更新,私信催更不要停
更新脑洞在哪里,手机电脑APP
来来别更新,撩妹火锅打游戏
wrod便签都关闭,不够一周不更新


不更新
我就打死不更新
不更新
我就打死不更新


我就不做打字机!

“毕竟这是个没有你的夜晚。”

秦陵仙君:

激情短打与激情短打的续
自己吃不下be写了很生硬的he
是长图  得点开

【奋锐/沐周】A Winter Night in Russia


    短篇AU   普通人×普通人/歌手×素人
  前段沐周be预警,OOC骂我请勿上升

  标题是瞎起的,部分内容是瞎编的,内容无逻辑【】

-




  周锐抱膝坐在落地窗前,这栋别墅现在几乎是唯一的避难所。他的身后是晚霞,薄薄的一层暖橘色,喧嚣隔着厚重的玻璃变得遥远而朦胧,黄昏时太阳将要完全落下,街灯还未曾彻底亮起,酝酿着等待黑暗来临的刹那。
  房间墙壁上到处是红色油漆泼洒出的字迹,像是俄罗斯纯白的雪上洒上鲜血。周锐不想打开手机,网络上面铺天盖地是人们对韩沐伯和他的咒骂。要走的路比想象之中艰难许多。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韩沐伯选择和他公开,用尽了几乎前半生的勇气。事情想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偶像公开恋情已经是大忌,更何况是同性。周锐的资料被扒出,有些私生粉丝带着媒体来到了他们的家前叫嚣,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韩沐伯的通告工作全部暂时停止,他到了这处不为人知的房产,一个人在房子里闷了两天。
  门锁响了一声,韩沐伯来了。
  周锐打开窗,噪杂的声音卷进闷热的空气,他的嗓子已经被烟草和酒精浸透,沙哑锈蚀,说起话来像是撒了一把粗糙的沙砾。周锐不想拖累韩沐伯,韩沐伯应该无忧无虑地继续他闪耀的人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随时提心吊胆,小心翼翼。他突然笑起来,眼中的神情纯真稚嫩,是近几个月都没有过的快乐。他向后仰去,像一只蹁跹的蝴蝶,半长的金发闪着光泽。诀别时他最后留给韩沐伯的是一个笑容。

  “忘记我,然后好好生活,韩沐伯。”

  这阵风吹起纱帘,赤色的霓虹灯透过浅淡的白亮起。

  夜晚终于降临。

-

  Zee看起来心情并不好,他裹着成一团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右腿膝盖处不时传来的轻微刺痛使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他的男友Roi还在开会,他的手机屏幕亮着,短信的界面显示着来自Roi的一条信息,“抱歉亲爱的,我马上就到。”

  俄罗斯的冬天是要杀人的冷,此时已经是傍晚,Zee不得不努力使自己缩在围巾和羽绒服包围成的温暖里以避免冻死街头的命运。他的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这段旋律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哼出来时是完全无意识的。可每当他想要回忆起这段旋律的来历就会头痛,锥心刺骨的痛,到后来他干脆放弃,把这当成是和这段旋律的缘分。他在国外疗养院醒来时一个人无依无靠,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感到莫名其妙,对过去的事情也毫无记忆,甚至不记得自己究竟是谁。他竭力想记起以前,努力无果后变得抗拒这个世界,最严重时精神趋近崩溃,只有吃了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Zee有些过分的俊秀,刚来时金色的发丝又染回纯正的黑,他的眸子黑的纯粹,墨色曜石也没有如此灵动。他的身量在白种人面前有些小,眼尾的泪痣让他显得更年轻了,近乎有些好欺负的意味。但Roi会保护他,并且已经保护了近一年。Roi是他的主治医生,和他熟稔起来是在Zee的意料之外的。在Zee第四次试图将药扔出窗外时,Roi拉住他的手把他拽回床边,表情严肃地训他。Roi是个肤色很白的的亚裔,同样颜色的眼睛使他和Zee的距离拉近,一开始Zee以为他是韩国人,试图用蹩脚的韩语和英语拒绝他的医治,可当Zee听到Roi不小心小声说出的国骂时他愣住了,对Roi说他好久没听到过中文了。

  他们开始用中文交流,Zee的精神缓和了不少,陌生的恐惧感也因为Roi的身份而消失大半。Roi有时候在中午休息时拉着Zee去湖边晒太阳,他会在Zee皱眉时帮他挑出水果盒里他不爱吃的东西。Zee的名字是Roi起的,Zee,据说是因为他衬衫的衣角绣着一个“Z”。  “你英语不好,这个字母名字最好念了。”Roi笑着对他说。当然这句话的代价是被Zee追着像兔子似的殴打,Roi故意放水跑到走廊尽头时转身抱住了撞上来的Zee,他们之间有着身高和体型的差距,Roi把Zee抱在怀里时完美契合。Zee半仰起头,微卷的黑发被Roi白皙的手别到耳后,他看着Roi的双眼,并不自觉沉溺其中。顺其自然地,Roi低下头,他们接吻了。
 

 
  失忆的Zee像一片空白,他是迷失在混沌梦境的小王子。Roi亲手为小王子的梦境装饰色彩。他种下温暖与欢欣的玫瑰,温热的土壤开满花朵,小王子的世界不再单调。

  确定了关系后生活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Zee的病基本痊愈,只是右腿膝盖不时还会痛。他出院时被告知有位先生结了所有的费用,Zee转过头看到一抹身影从他旁边匆匆走过。Zee上前去拉住他,那人也是位亚裔,手机屏幕亮起时的文字告知Zee他也是一位中国人。Zee总觉得从前见过他,这种奇怪的感觉异常强烈,一株小小的种子好像要破土而出。
  “先生,是您?”Zee看到那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无措,但只是一瞬就转为平静。他自我介绍说叫他Mubo就好。他说自己是Zee从前的朋友,却在Zee向他询问以前的事情时闭口不提。Zee没有办法,只能向Mubo要了联系方式说以后会把钱还上。Mubo温柔地说不用了,这是他欠他的。那种感觉又来了。Zee觉得他要说出来些什么,Roi从走廊另一端传来的声音在这时打断了他。Zee高声回答好,一转身就没有了Mubo的踪影。

  他们坐在Roi的车上,Zee向Roi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或许他也有苦衷。”Roi探过身体亲吻他的脸颊,“我们去俄罗斯住一段时间。”

  到了俄罗斯后Roi的工作还没开始,他们坐着火车慢悠悠地开始了旅程。在莫斯科的郊外接吻,相片上的画面定格在候鸟飞过。古老的钟声穿透昏黄的天空,他们在广场上牵着手喂白鸽。Zee和Roi也会窝在他们租住的公寓里,每天立志于在厨房努力,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Zee开始学习俄语,他在福利院找了一份工作。他们在夜晚温存,Roi和Zee抵死缠绵,Zee眼角偶尔溢出的泪花被Roi轻轻吻掉。Roi会在结束后抱他去浴室,之后相拥入睡。

  Roi也问过Zee,有没有想过试着去找回从前,现代的技术会最大限度地治疗。但Zee拒绝了。“可能我过去的记忆是痛苦而灰暗的,”他仰面看着天空,金色的光顺着手指间缝隙照在脸上,“该忘的总归需要忘,这是好事。”
  他们的生活平淡而温馨,只是在Zee偶尔看见那件关于他空白的过去、绣着“Z”的衬衫时,会想起那位奇怪的朋友。
 

  Zee手机的提示音响了一下。“我到了,宝贝转身。”

  Roi的手带着温度贴上Zee的脸颊,Zee侧过头吻他的手背,“你让我等这么久,真的很冷。”Roi笑着给他赔不是,十指相扣时Roi把手揣进自己的羽绒服兜里,掌心温热,他们一起走回家。


  俄罗斯的冬夜下起了雪,他们搂得更紧了些。

END.

——————————————————————————————

1551自割腿肉  xjm快来!@秦陵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