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烤炉Moso

为什么不挖坑?

我发誓 一定会让我笔下的小芙富起来的

【杰芙】上海单恋故事

 
  BE预警 短打 陆定昊第一人称视角
 

-

  年少时的心动,是未结果的爱。

  “献给我的十九岁。”

  一张照片在我的语文书里掉了出来。

  照片里高三的我和高三的董又霖笑得灿烂,黑夜里教学楼旁那棵榕树在照片里挡住部分灯光打下阴影,他剃了教导主任最爱的寸头,而我没有。我留着当时流行的发型,校服裤脚上卷露出运动鞋,每天东躲西藏地躲避德育主任的巡查,年轻时总有烧不完的热情,我乐此不疲。董又霖每天都乖乖穿着校服,他永远是老师口中的最佳榜样。我们两个的世界是那样背道而驰,本应该像两条平行线永无交集,但董又霖无意中将平行线偏移,只1°的改变就引起蝴蝶效应,我们之间有了交集。直线相交会发生什么?高考前争分夺秒,我却拿这无趣的问题去向数学老师求证。中年男人的白眼里我读出三个字,“侬 寻 死”。

  背景里榕树是几位学长合资送给学校建立五十周年的礼物,它却恰好在我生日时被移植过来。下了晚课董又霖拉着我跑到树下,脸颊挂上亮晶晶的汗水。他对我说:“生日这天许愿,都会实现的。”
  路灯下他的眼睛好像星星,眼神真诚而炽热,烧得我心脏像一块热炭,嘭嘭地跳。
  我闭上眼,许愿董又霖可以一直幸福。
  那时智能手机还没有十分普及,过年时小赚了一笔的我荣幸成为它的拥有者,我偷偷把它放在书包夹层里带来了学校,“喂,我们合个影吧。”
  第二天是周六,我踩着单车去冲洗照片,两张薄薄的纸片躺进小小的纸袋,它们被揣在我衬衣胸前的口袋里,单车被我踩得飞快,没一会儿就到了董又霖家。我敲开门,他看到我来时惊讶地微微睁大了眼。
  那张纸片带着我胸口的热与躁动,我递给他。

  砰砰——,砰砰——。

 

  你听到了吗?

-

  高考完的暑假上海很热,每天都像蒸笼一样,我就是那只可怜的包子,面临被蒸熟的命运。家里的空调坏了,但是母亲并不打算修,她每天都忙着皱着眉头打电话催新家的装修工人,而忽略了正处于青春期的我。我的智齿在同龄人中算是较晚才出现,在高考完的那天晚上悄悄冒出了头,挤压的痛感加上天气燥热让人叫苦不迭。董又霖此刻像一位天降的救星,他约我每天去他家里打游戏。于是我便在上午拎着一个冰西瓜准时报到,任劳任怨每日全勤,活得像董家的快递员。
  我们倚着柔软的沙发打电动,冰西瓜切成一块一块装进透明玻璃碗,他家窗台上趴着的小奶猫蔫哒哒的,咕噜咕噜伸个懒腰,用嫩粉的舌尖舔舐肉垫。我害怕它,但屋里充足的冷风和董又霖让我有了底气与它对峙,趾高气昂毫不畏惧将空调又调低一度向着窗外挑衅,然后又在它要发怒时泄气怂掉躲在董又霖后面。
  他总是先笑,然后将我护在身后,自己去赶跑那只小奶猫。我总偷偷抓他的衣角,试图以此汲取他的一点气味和温度。我在心里悄悄埋下一颗种子,他清澈眼神恍若含水,要把它浇出嫩芽。
  可它还未破土便已注定腐烂。

  董又霖这一局电动输给了我,我站起来手舞足蹈地炫耀,他表情看起来并不好。我以为那是失败的沮丧,刚想去安慰就听他清清嗓子,说,陆定昊,我要出国读书了。
  啊,好啊,恭喜你。我干巴巴地回应,嗓子像堵了一团棉花,大脑供血不足一样停止思考,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他要走了。

  董又霖叹了口气,把剩下的西瓜端去厨房。我转头向窗外看,天空残留着迷蒙雾气,今天难得没有艳阳高照而是阴沉沉,像飞着细密的绒毛。

  上海要下雨了。

-

  那天是晴天,我送董又霖离开。不知道是不是高三时后桌写的青春疼痛小说看多了,我总认为离别应该刻骨铭心,天气应该阴雨连绵。
  弄堂口佝偻的阿婆推着小车用沙哑的嗓子叫卖,是我原来嗜甜最爱的麦芽糖。我停下脚步,董又霖好像看穿我的意思似的买了两条。他递给我时我还有些不知所措,智齿让我近来不得不舍弃最爱的甜食,吃糖时舌尖尝到的是久违的甜腻,我心里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和麦芽糖的约会。这像是一种注定,我要董又霖陪我看一场落幕。
  我和他坐在行李箱旁待了很久,久到麦芽糖黏住了我的嘴唇牙齿,久到我差点忘记董又霖要离开。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可能并不存在的灰。然后轻轻对我说,我要走了。
我想说些什么,比如那句我一直想说的话。但麦芽糖的粘性不容小觑,甜食是世界霸主,我不得不屈服于它。算了,这个气氛应该沉默,因我不想最后留给董又霖的是一句轻飘飘的话。

  应当是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吻。

  向前走了一段时间,我送他上车。
  麦芽糖的粘性还是没有消失干净,我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陆定昊,你好像头小猪诶,他说。

  他上了车,我和他朦胧之间隔了一层玻璃。他探出车窗,扯着嗓子喊再见。我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他挥手告别,这一生的悲伤都要用在今天。

  车子开的很远了,他转过头不再看我。

  我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你聆听过寂静吗?

  是细针沉入深海,一段感情未见天光已经入无骨之地。西伯利亚极寒的空气卷挟冰晶,暮霭苍穹下瓷碗悄然裂开一道缝隙。

  我好像立于山巅云中,足下有千斤重的铁块,向前一步即是万丈深渊。

  世间万物噤言,徒留我耳畔一段风。

  我想起老师说的话,定律永远不会出错。

  两条直线,相交后只会离得越来越远。

-

  这是董又霖离开上海的第十天,我的智齿已经不再痛了。

 
  今天家里的新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准备搬出这个弄堂。正收拾东西时,这张相片突然不声不响从语文书里掉出来。我捏着它楞住了,直到母亲喊我回神,我才匆忙收拾好东西后抱着箱子出门上了车。


  我翻出一支笔,在颠簸车流中于相片背面写下一句话,又将它压到箱子最底下。


  “但愿离去是幸,我将永不归来。”*



   END.

*:摘自弗里达·卡罗《卡罗日记》
 

 
 

不更新

我是鸽手

就是凭的这张脸:

一首不更新送给大家。


——




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拖更一星期,都要说声对不起
wordword看看我,我的更新在哪里
更新,我要更新,我要变成打字机
为了变成日更狗,天天不敢打游戏
为了日更两千字,熬夜熬成迷糊精
天生拖延难自弃,反正我都不更新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打字机


快更新快更新更新
快更新快更新更新


更新是我的天敌!


我就打死不更新!


拜拜记事本,各种码字APP
word便签备忘录
关掉关掉别客气
拜拜wps,戒掉脑洞戒更新
沙发外卖打游戏,熬夜不是为更新
来来快更新,私信催更不要停
更新脑洞在哪里,手机电脑APP
来来别更新,撩妹火锅打游戏
wrod便签都关闭,不够一周不更新


奇了怪了,开始时候明明是粉丝说,更新才会有热度,得相信
直到两千字发出去了都还没提醒
原来写的出没热度更糟心
希望 通知 是99+的
粉丝 给热度的
不如拖更没在怕的 努努力
别让日更新日日更新 支配你
不满一周不更新


更新是我的天敌!


拜拜记事本,各种码字APP
word便签备忘录
关掉关掉别客气
拜拜wps,戒掉脑洞戒更新
沙发外卖打游戏,熬夜不是为更新
来来快更新,私信催更不要停
更新脑洞在哪里,手机电脑APP
来来别更新,撩妹火锅打游戏
wrod便签都关闭,不够一周不更新


不更新
我就打死不更新
不更新
我就打死不更新


我就不做打字机!

“毕竟这是个没有你的夜晚。”

秦陵仙君:

激情短打与激情短打的续
自己吃不下be写了很生硬的he
是长图  得点开

【奋锐/沐周】A Winter Night in Russia


    短篇AU   普通人×普通人/歌手×素人
  前段沐周be预警,OOC骂我请勿上升

  标题是瞎起的,部分内容是瞎编的,内容无逻辑【】

-




  周锐抱膝坐在落地窗前,这栋别墅现在几乎是唯一的避难所。他的身后是晚霞,薄薄的一层暖橘色,喧嚣隔着厚重的玻璃变得遥远而朦胧,黄昏时太阳将要完全落下,街灯还未曾彻底亮起,酝酿着等待黑暗来临的刹那。
  房间墙壁上到处是红色油漆泼洒出的字迹,像是俄罗斯纯白的雪上洒上鲜血。周锐不想打开手机,网络上面铺天盖地是人们对韩沐伯和他的咒骂。要走的路比想象之中艰难许多。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韩沐伯选择和他公开,用尽了几乎前半生的勇气。事情想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偶像公开恋情已经是大忌,更何况是同性。周锐的资料被扒出,有些私生粉丝带着媒体来到了他们的家前叫嚣,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韩沐伯的通告工作全部暂时停止,他到了这处不为人知的房产,一个人在房子里闷了两天。
  门锁响了一声,韩沐伯来了。
  周锐打开窗,噪杂的声音卷进闷热的空气,他的嗓子已经被烟草和酒精浸透,沙哑锈蚀,说起话来像是撒了一把粗糙的沙砾。周锐不想拖累韩沐伯,韩沐伯应该无忧无虑地继续他闪耀的人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随时提心吊胆,小心翼翼。他突然笑起来,眼中的神情纯真稚嫩,是近几个月都没有过的快乐。他向后仰去,像一只蹁跹的蝴蝶,半长的金发闪着光泽。诀别时他最后留给韩沐伯的是一个笑容。

  “忘记我,然后好好生活,韩沐伯。”

  这阵风吹起纱帘,赤色的霓虹灯透过浅淡的白亮起。

  夜晚终于降临。

-

  Zee看起来心情并不好,他裹着成一团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右腿膝盖处不时传来的轻微刺痛使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他的男友Roi还在开会,他的手机屏幕亮着,短信的界面显示着来自Roi的一条信息,“抱歉亲爱的,我马上就到。”

  俄罗斯的冬天是要杀人的冷,此时已经是傍晚,Zee不得不努力使自己缩在围巾和羽绒服包围成的温暖里以避免冻死街头的命运。他的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这段旋律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哼出来时是完全无意识的。可每当他想要回忆起这段旋律的来历就会头痛,锥心刺骨的痛,到后来他干脆放弃,把这当成是和这段旋律的缘分。他在国外疗养院醒来时一个人无依无靠,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感到莫名其妙,对过去的事情也毫无记忆,甚至不记得自己究竟是谁。他竭力想记起以前,努力无果后变得抗拒这个世界,最严重时精神趋近崩溃,只有吃了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Zee有些过分的俊秀,刚来时金色的发丝又染回纯正的黑,他的眸子黑的纯粹,墨色曜石也没有如此灵动。他的身量在白种人面前有些小,眼尾的泪痣让他显得更年轻了,近乎有些好欺负的意味。但Roi会保护他,并且已经保护了近一年。Roi是他的主治医生,和他熟稔起来是在Zee的意料之外的。在Zee第四次试图将药扔出窗外时,Roi拉住他的手把他拽回床边,表情严肃地训他。Roi是个肤色很白的的亚裔,同样颜色的眼睛使他和Zee的距离拉近,一开始Zee以为他是韩国人,试图用蹩脚的韩语和英语拒绝他的医治,可当Zee听到Roi不小心小声说出的国骂时他愣住了,对Roi说他好久没听到过中文了。

  他们开始用中文交流,Zee的精神缓和了不少,陌生的恐惧感也因为Roi的身份而消失大半。Roi有时候在中午休息时拉着Zee去湖边晒太阳,他会在Zee皱眉时帮他挑出水果盒里他不爱吃的东西。Zee的名字是Roi起的,Zee,据说是因为他衬衫的衣角绣着一个“Z”。  “你英语不好,这个字母名字最好念了。”Roi笑着对他说。当然这句话的代价是被Zee追着像兔子似的殴打,Roi故意放水跑到走廊尽头时转身抱住了撞上来的Zee,他们之间有着身高和体型的差距,Roi把Zee抱在怀里时完美契合。Zee半仰起头,微卷的黑发被Roi白皙的手别到耳后,他看着Roi的双眼,并不自觉沉溺其中。顺其自然地,Roi低下头,他们接吻了。
 

 
  失忆的Zee像一片空白,他是迷失在混沌梦境的小王子。Roi亲手为小王子的梦境装饰色彩。他种下温暖与欢欣的玫瑰,温热的土壤开满花朵,小王子的世界不再单调。

  确定了关系后生活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Zee的病基本痊愈,只是右腿膝盖不时还会痛。他出院时被告知有位先生结了所有的费用,Zee转过头看到一抹身影从他旁边匆匆走过。Zee上前去拉住他,那人也是位亚裔,手机屏幕亮起时的文字告知Zee他也是一位中国人。Zee总觉得从前见过他,这种奇怪的感觉异常强烈,一株小小的种子好像要破土而出。
  “先生,是您?”Zee看到那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无措,但只是一瞬就转为平静。他自我介绍说叫他Mubo就好。他说自己是Zee从前的朋友,却在Zee向他询问以前的事情时闭口不提。Zee没有办法,只能向Mubo要了联系方式说以后会把钱还上。Mubo温柔地说不用了,这是他欠他的。那种感觉又来了。Zee觉得他要说出来些什么,Roi从走廊另一端传来的声音在这时打断了他。Zee高声回答好,一转身就没有了Mubo的踪影。

  他们坐在Roi的车上,Zee向Roi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或许他也有苦衷。”Roi探过身体亲吻他的脸颊,“我们去俄罗斯住一段时间。”

  到了俄罗斯后Roi的工作还没开始,他们坐着火车慢悠悠地开始了旅程。在莫斯科的郊外接吻,相片上的画面定格在候鸟飞过。古老的钟声穿透昏黄的天空,他们在广场上牵着手喂白鸽。Zee和Roi也会窝在他们租住的公寓里,每天立志于在厨房努力,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Zee开始学习俄语,他在福利院找了一份工作。他们在夜晚温存,Roi和Zee抵死缠绵,Zee眼角偶尔溢出的泪花被Roi轻轻吻掉。Roi会在结束后抱他去浴室,之后相拥入睡。

  Roi也问过Zee,有没有想过试着去找回从前,现代的技术会最大限度地治疗。但Zee拒绝了。“可能我过去的记忆是痛苦而灰暗的,”他仰面看着天空,金色的光顺着手指间缝隙照在脸上,“该忘的总归需要忘,这是好事。”
  他们的生活平淡而温馨,只是在Zee偶尔看见那件关于他空白的过去、绣着“Z”的衬衫时,会想起那位奇怪的朋友。
 

  Zee手机的提示音响了一下。“我到了,宝贝转身。”

  Roi的手带着温度贴上Zee的脸颊,Zee侧过头吻他的手背,“你让我等这么久,真的很冷。”Roi笑着给他赔不是,十指相扣时Roi把手揣进自己的羽绒服兜里,掌心温热,他们一起走回家。


  俄罗斯的冬夜下起了雪,他们搂得更紧了些。

END.

——————————————————————————————

1551自割腿肉  xjm快来!@秦陵仙君